银川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印度钻石业何以称霸全球公积金

时间:2020-12-04 来源网站:银川汽车网

距印度孟买北部250公里的印度城市苏拉特像是一个工业社会的地狱。纺织工厂向苏拉特本已污浊不堪的天空喷吐着浓烟,工人住在阴暗潮湿的贫民窟,无家可归的人们和流浪犬一起躺在火车站的地板上。然而,在苏拉特尘埃之中能够舒适生存的钻石行业,却成为印度最引人注目的经典神话。不管您居住在美国还是日本,只要这一年您买了订婚戒指,就会有一次绝好的机会领略钻石之乡的风采。

每天清晨,一千多名钻石切割工人列队走进苏拉特一尘不染的维纳斯珠宝厂,每个人都要将拇指按在一个电子指纹扫描仪上,通过验证后大门才会打开。然后脱掉鞋子,以确保他们离开的时候不会将钻石粘在脚上。切割工人们接过装满钻石原料的塑料袋,运转车床、使用激光,对这些晶莹剔透的石头进行切割、抛光、研磨,将其变成光芒四射的珠宝。这项辛苦的工作每年可以创造1.5亿美元的价值。维纳斯和其他数百个工厂一共雇用了30万名切割工人,使苏拉特成为印度蒸蒸日上的钻石抛光业的中心,去年的钻石部件产量占全世界的92%,给印度带来了80亿美元的出口价值。

廉价劳动力使印度在钻石业有了一席之地

虽然印度在钻石抛光业中居主导地位,全世界却几乎没有一颗钻石产自印度。大部分原料采自安哥拉、博茨瓦纳、纳米比亚和俄罗斯,然后被运往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极端正统派哈西德教犹太民族将这里变成了国际钻石贸易的枢纽。特拉维夫、纽约的众多合同订单使哈西德商人们世代控制了钻石的抛光和销售,直到有一天,印度人开始涉足其中。

当地传说,1901年一位苏拉特商人从非洲东部载着一船的钻石切割工人回到故乡,在这个城市建立起自己的抛光工业。20世纪70年代,印度钻石抛光业得到迅速发展,从切割质量很低的珠宝起家,并且出口美国。虽然孟买是印度钻石业的商业中心,勇于竞争的工会却不断将抛光工人派往苏拉特,因为那里的钻石切割工人工资比较低廉,一年只有2500~3500美元,而且工人们都很听话。过去,苏拉特的钻石业一直是争议的焦点,一些人指责说有些工厂条件恶劣且雇用童工。苏拉特的许多钻石工厂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小作坊,很难获得关于他们的可靠消息。最近的调查表明,苏拉特使用童工的现象虽然尚未完全杜绝,但现在已经少多了,随着城市钻石工业逐渐向规模化、职业化转变,这一现象更呈迅速下降趋势。

在维纳斯这样的新型工厂,所有员工都是成人,环境舒适,光线充足。工厂的许多地方都装有闭路监视器,维纳斯工厂的负责人沙和坐在四个显示屏前,随时监控工厂里的一切。虽然有传言说一旦有钻石丢失工人就会被锁在工厂里,沙和却否认他的员工曾有过如此遭遇。他说:“如果有钻石找不到了,我们会努力说服工人将其归还,而且这招经常奏效。”

大多数钻石切割工人都来自苏拉特周围的贫困村庄,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他们可以做得很好:一位高级切割工人一年可以挣到5000~7500美元。在苏拉特的蓝星工厂,员工闪亮的摩托车整齐地停在外面,这也证明工人们已经跻身于中产阶级的行列。

钻石贸易建立在诚信基础上

廉价的劳动力使印度在钻石抛光业有了一席之地,但并不是这个国家惟一的优势。苏拉特钻石业是由帕拉布尔的耆那教人建立的,这是一个有活力、有进取心的宗教团体,他们强调非暴力和素食主义。信奉耆那教的居民占印度人口的0.4%。帕拉布尔人来自印度古吉拉特省的帕拉布尔镇,在秘密与非正式的氛围中逐渐成长为一个封闭的社会。这里的钻石贸易没有书面合同,好多现金交易,价值连城的石头在运输过程中也毫无安全保障。“这是一个建立在诚信基础上的行业。”荷兰银行孟买基地钻石业专家比尤?帕特奈克说。帕拉布尔人已经在海外拓展自己的事业,安特卫普和特拉维夫都建立起家庭运作的小的抛光中心,并逐渐作为钻石供应商向美国渗透。在曼哈顿中部的钻石区,坐在耆那教宗摩诃毗罗画像下的帕拉布尔商人现在已经与来自布鲁克林的哈西德教徒一道开起了商店。

帕拉布尔人的目光逐渐瞄准更大的市场。长期以来,苏拉特都是经营低质量的钻石加工,现在已经逐步转向更大、更昂贵的石头。这是一个让人难以抵挡的极具诱惑力的市场,在全球所有钻石中,最贵的10%的钻石价值占据了总价值的一半。这些高质量的钻石大多还是在安特卫普、纽约和特拉维夫加工,许多苏拉特的公司已经在这些地方建立起分部,印度的钻石切割工人从当地专家那里汲取技能。蓝星工厂的负责人阿杰夫?梅赫塔说,他的公司聘请了15名比利时和以色列的切割专家:“从他们身上,我们可以学到的东西太多。”帕拉布尔还有一个野心,就是让苏拉特取代安特卫普作为世界钻石贸易中心的地位,这需要付出许多努力。如今,一个国际性的机场正在建设之中,可以吸引世界各地的商人来到这个城市。

苏拉特的钻石商人承认,印度突然崛起的主导地位在以色列和比利时引起了一些不满。一位以色列人抱怨说,苏拉特雨后春笋般的工厂带来了数不清的钻石零售商店,这有可能在几年内降低钻石的价格。荷兰银行的帕特奈克却指出,随着中国和印度中产阶级对钻石珠宝需求的日益增加,钻石市场可能会迅速膨胀。为了确保他们在中国市场立足,一些苏拉特商人甚至已经在中国建起了工厂;另外一个诱惑是,中国的工人工资要比印度低一些。

许多印度商人相信,他们一定会取代比利时的哈西德人成为钻石业的领头羊,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维纳斯珠宝厂的沙和说,他们的对手比利时和以色列称得上是世界上最出色的商人:“而我们印度人,比他们要更加出色。”

哈尔滨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疗男科好
开封医院白癜风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