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长在红旗下66全国学习小靳庄一首诗歌一杆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银川汽车网

长在红旗下66 全国学习小靳庄 一首诗歌一杆枪

劳动补助发下来了,同学们都得到了二三十元钱,出满勤的,收入三十二元。方文友拿到这笔钱,想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书。

收款处排了好些人,有些拥挤,秩序也不太好。方文友排到中间时,看见一个贼眉鼠眼的半大小子往人群里挤,行为鬼鬼祟祟,那又骨碌碌的眼睛不时地撒摸着周围的情况,方文友觉得这人形迹可疑,用余光瞄着他,那小子伸出了右手,向前边一位女读者的兜摸去,方文友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刚想说什么,只见又上来一个小伙子,挡住了那人,原来他们是一个犯罪团伙,方文友怔了一下,没敢吱声。片刻,那两人迅速下楼,溜走了。轮到那位女读者交款了,她一摸兜发现钱包没了,哎,谁拿了我的钱包了?她大声问着,又把身上的兜全翻一遍,也没见钱包踪影,急得她哭了起来,方文友想上前告诉她被小偷偷走了,又担心她责怪自己,眼里同情地看着她,嘴上却保持着沉默。

服务员把十一本书绑好,方文友拎着回家了。第一次买这么多书,还是用自己挣的钱买的,心情本应该是很高兴的,但方文友却开心不起来。小偷掏包的情景历历在目,女读者的哭泣响在耳旁,在那个应该出手的关键时刻,方文友没有见义勇为,他恨自己的胆怯,更恨自己的懦弱,从良心上说有愧于那位女读者。 同学说他没有五敢精神,这一点方文友是认账的,胆小怕事是方文友性格上的一个重要缺点,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胆量没有增加,反而不如从前了。小学一二年级时,也曾不畏强手,敢于和同学打架,而后来连打架的勇气也丧失了,这与父亲对他的教导不无关系。

我、我看书呢!方文友只好实话实说。

看什么书,拿给我看看,孟老师命令着。

方文友合上书,递给了孟老师,孟老师看是鲁迅的《而已集》你作业写了么?

写了!方文友说话的底气不足。

把作业本给我!

方文友从书包里拿出政治作业本,孟老师从头到尾翻了一遍,脸色变了,透过厚厚的眼镜片,能看见孟老师生气了,这就是你的作业,啊,最近这几堂留的作业你一个字也没写,说说为什么不写作业?

为,不为什么,那些内容我都记心里了,”方文友声音不大,但孟老师听着刺耳,这话说的也忒大了,简直是狂妄。那我问问你,三个世界是怎回事?”孟老师想考考方文友,也想让他头脑冷静一点。

方文友站了起来,三个世界是对世界形势的新论断,第一世界是指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第二世界是指西欧及等发达国家,第三世界是以中国为代表一大批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副在特别会议上对三个世界理论做了全面的阐述。

孟老师没想到方文友回答的这么干脆利落,接着问什么是三要三不要?

这个问题对方文友简直太简单了,他未加思索,脱口而出:要搞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

孟老师看没难倒方文友,有点不甘心,什么是唯物论和辩证法?你说说。

这两个问题对方文友来说还是有难度的,因为当时政治课并没有地讲过这方面的知识,方文友根据自己平时掌握的知识和理解回答道,唯物论认为客观世界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辩证法就是一分为二和对立统一。唯物论是世界观,辩证法是方。方文友回答的并不全面,但基本上是正确的,一个中学生在当时能掌握这些知识已经不错了。

孟老师肯定了方文友的回答,答的还不错,基本上是正确的,但是你不能因此而不完成作业,写作业是学生的职责,也是学习知识的重要方法。上政治课你看课外书是错误的,鲁迅的书可以看,也应该看,号召‘读点鲁迅’但你不能不听课,去看课外书,这是不遵守课堂纪律的行为,你应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认真改正。回去后把这些天的政治作业补上,明天交给政治课代表,写不完的话再开你的批评会。

方文友连忙回答,回去就写,保证完成,他最怕开会批评他,再挨批就离团组织的大门越来越远了。

孟老师是一位正直的老师,虽然有点木讷,甚至一条筋,但他行的端走的正,同学们对他印象不错。

小靳庄的诗歌,成为一件新生事物,经的宣传迅速享誉全国,学小靳庄,搞赛诗会成了各行各业的一项政治任务。

小靳庄当时是天津市宝坻县林亭口公社的一个大队,不过是一个只有101户、582人的小村庄。1974年来到了天津,来到了小靳庄,这个藉藉无名的小村庄,也就随之开始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在小靳庄,不会写诗,同样不光彩。不光写,社员也写,全村男女老少都写。许多社员全家一起写,一位名叫于哲怀的贫下中农,一家七口,人人能诗,一家人还经常聚集在炕头上,互相修改润色。经常性写诗的贫下中农,全村高达一百多人。据说不到一年的工夫内,小靳庄的贫下中农就高产诗歌一千余首。什么新天新地新时代/公社社员多豪迈/满手老茧拿起笔/大步登台赛诗来将写诗纳入竞赛机制,在性之外又赋予它娱乐性。赛诗会一般在田间地头或麦场上举行,竖起小靳庄贫下中农赛诗会的大牌子,把贫下中农分作两队人马,赛诗会即可开始。参与者或站立或席地而坐,都是一副豪迈的样子。待到正式开赛,更是你方吟罢我登场,赛诗场立即成了,笔似五尺钢枪/墨似子弹上膛/万弹疾发射靶/齐向林孔开仗。运动开展后的短短几个月,小靳庄的赛诗会就赛了六场,有一百七十余人当场献诗,献出诗歌六百多首。

小靳庄在过去就有编顺口溜的风俗。农民们把劳动、生活中的经验和他们处世为人的经验,编成顺口溜,用以教育后人。后来,上边布置农村抓”小靳庄党支部书记想不出什么组织农民搞政治的好办法来,就把顺口溜这种形式和政治起来,自己编,也组织农民编了一些顺口溜。渐渐地,小靳庄就成了诗乡,全村100多人参加了写作,形成了一个场面壮观、有声有势的群众性诗歌创作活动。于是,上边有人认为这是好经验,还组织人给编了诗集。认为农民写诗是小靳庄的十件新事”之一,并调来诗人帮助改诗。修改过的诗,就安排在上发表。

学校要求以班级为单位开展写诗歌、批林孔、拿起笔、作刀枪活动,那些日子,写诗歌、编顺口溜成了同学们的中心任务。语文课也不讲课文了,教语文的陈老师讲起了诗歌创作的合辙押韵,细心的陈老师还把一些时兴的政治术语和时髦的词汇成韵脚,为同学们创作诗歌了方便。听说学校要组织学小靳庄赛诗会,赵老师精神焕发,他这一发神经,可把同学们忙的不亦乐乎。但真正会写诗的又有几人呢,编来编去只是一堆顺口溜而已,无非是把一堆政治口号押韵了,只要能押上韵,在当时就算是诗歌了。没有比兴,不讲意境,就像一杯白开水,一点味道也没有。赵老师下达了命令,赛诗会要人人朗诵一首自己的诗,这可难为坏了诸多同学。平时语文学得不错的同学凑合着还能整几句,而学习不好的人真是一筹莫展,无从下手。

六班的刘媛媛在二祥的帮助下,数理化方面进步明显,但说起写诗歌她是一窍不通,但她并没犯愁,因为有二祥在。7月份那个夜晚以后,二人的关系越来越粘乎了,一有机会两人就在一起亲热一番。周一班里要开赛诗会,周日那天,刘媛媛把二祥找了出来,但父母在家休息,不方便在一起,刘媛媛背着书包在前边走,二祥在后边跟着,俩人来到了铁道北边那片树林里,在一片灌木丛边坐了下来。二祥心情迫切,想温存一下,刘媛媛说,别急,先帮我写首诗,明天学校开赛诗会。二祥问,写啥内容啊?就写学小靳庄方面的。听说写学小靳庄“在联赛赛程还没有出来之前我就想过的,二祥感到轻松了许多,对于他来说,整几句顺口溜还是不成问题的。二祥想了一会儿,慢慢呤来:掀高潮/校园呈现新面貌/人人挥笔写诗歌/风流人物看今朝。刘媛媛连声叫好,你慢点说,我记下来。二祥从头又叨咕了一遍,刘媛媛一字一句地记在了本子上。边记边不时地与二祥对视一眼,那眼里流露的是对二祥的敬佩,心想你咋这么有才呢!然而二祥却读错了刘媛媛的眼神,以为是在向他送秋波,受到刺激,二祥揽过刘媛媛的腰,往身上一搬,刘媛媛就半躺在他的身上了,二祥俯下身,在她的脸颊亲吻起来。他们到了水乳交融,浑然一体的程度,这种爱因为本能,所以专一;因为懵懂,所以纯洁。这与连老师与伍凤薇发生的事有本质的不同,那是一种交易和利用;与刘老师与谷红霞也不可同日而语,那是在生理趋同但心理不对称的情况下发生的。对于她们而言,虽然都偷吃了禁果,但味道是酸是甜是苦是辣,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这个星期天,方文友也没闲着,他自己写了一首诗:全国学习小靳庄/拿笔写诗作刀枪/揭批罪/深挖孔孟旧思想/教育形势好/争当五敢小闯将/誓与工农相结合/继续跟着党。方文友打完草稿,正在信纸上抄写,胡为民和于得水来了。

文友写诗哪?于得水一眼就看明白,故意。

啊,刚打个草稿,正抄哪。

于得水拿起桌上的草稿,默念了一遍,不错,挺好,你抄吧,抄完帮我和为民一些人写一首。

写诗咱俩也不会,你就看着整吧!胡为民在旁边跟着溜缝。

行,没问题,不过我写的不能算诗歌,也就是顺口溜吧!不是方文友谦虚,他知道自己写的东西与诗歌比差距太大了,前不久他还读过《理想之歌》写的真棒。贺敬之的《西去列车的窗口》写的感情真挚,生动形象,意境深远。

能押韵就行,啥诗不诗的,胡为民说。

给他俩写,方文友是认真的,他从书架上取了一本诗集翻了翻,想从中受到启发,不然就容易写雷同了,方文友想自己那首诗用的是江阳韵,给他俩写要分开用韵,有所区别才好。

方文友手握钢笔,坐在桌前,寻思片刻,打好腹稿后,刷刷写了起来:

新生事物不断涌/口诛笔伐林和孔/儒法斗争两千年/小将立新功/学习靳庄好经验/立场坚定旗帜明/一首诗歌表衷心/神州红。

写完后,方文友拿给胡为民和于得水,让他俩提意见,他俩的意见就是对方文友夸奖一番,方文友不好意思,也不习惯别人的夸赞,低下头合计再写另一首。

意气风发斗志坚/永向前/阶级斗争记心中/敢教日月换新天/全国学习小靳庄/抓好促生产/培养合格人/红色万万年。

方文友把两个草稿给了胡为民和于得水你俩一人一首,谁用哪个自己选吧!

于得水让胡为民选,胡为民说:随便,有一首就行。于得水把第一首诗的草稿揣进了兜里,坐在了桌子旁边的椅子上,胡为民坐在炕上,三个人闲聊了起来。聊着聊着话题就扯到这批发展的团员上了。

方文友问:这批发展的彭爱珍比伍凤薇强,估计同学们不会有什么意见。方文友话里的意思是想知道上批为什么发展伍凤薇。

这次发展竞争也挺激烈的,得水提议发展你,胡为民只是说了一半的话,他没有给出最后没发展的原因,而这才是方文友想知道的。

成东方提议发展刘成林,关来福反对,提了彭爱珍,杨晓娟提的张玉洁,刘凤珍提议彭爱珍,武鹏飞想发展郑兴业,谷红霞建议董艳丽,意见很不统一,最后为民也同意彭爱珍,这样少数服从多数,就通过了,于得水把那天团员讨论会的情况简要说了出来,方文友注意到胡为民挤着眼睛,有想阻止于得水说话的意思,于得水看见了,但没有理会,他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可以保密的,他也相信方文友不是的人。

听了于得水的话,方文友意识到关键时刻,胡为民并没有提议发展他,心里多少有些不快,唉,也不知道哪批才能轮到我,方文友叹了口气。

这事别急,要有信心,毕业前咋地也能入团,”胡为民说这话的目的是想鼓励方文友,但方文友听了却有点泄气,毕业前入太晚了,明年加入还差不多,”方文友说了自己的心里话。

文友,入团这事虽然为民是团支部书记,但他说了也不算,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我和为民会尽力的,你放心吧!于得水安慰说。

虽然于得水没有直说,但方文友听明白了,发展谁入团决定权在赵老师那儿,胡为民只不过是一个执行赵老师决定的人。方文友立即顿悟了伍凤薇入团背后的原因,献身与得宠之间原来是等号的关系。

其实私下里胡为民也曾向赵老师建议发展方文友,但赵老师以种种理由搪塞,并不看好方文友,胡为民也感到困惑。直到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才让胡为民恍然大悟。

国庆节前那天,劳动结束后,赵老师问胡为民:你和方文友母亲熟悉不?

熟悉啊,总上他家去,胡为民答道,但不知赵老师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是不在二副食卖肉啊?

是啊!

那样,你那儿,给我买斤肉,要肥的,赵老师边说边从兜里掏出钱和肉票。

行,买完我给您送学校去,胡为民接过了钱和肉票,转身走了,赵老师骑上自行车回到了学校。

方文友母亲给胡为民割了一块膘很肥的肉,还把皮给剃了,秤自然是高高的,胡为民接过用油纸包着的肉,回到了学校。赵老师打开一看,非常满意,回家后把肥肉炼成了油,弥补了了食品油供应的不足。那个年代不像现在买肉挑瘦的,肥的没人要,每月三两豆油,老百姓菜里见不着油,吃的脸都跟菜色的。

这件事赵老师本应当直接找方文友,但他没有这样做,曲线去找胡为民,这既说明赵老师对方文友不信任,也说明方文友在为人处事方面有欠缺,他不是会来事的人,也不会讨好老师,往好了说是本分,往不好了说是死性。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情商有问题,这个缺欠对方文友的一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于得水看书架上摆着几册新书,随手拿了一本,一看是《资本论》惊讶问:文友,你看资本论那儿?

啊,我把劳动补助的钱买了几本书,其中就有资本论,方文友说。

这这你能看懂吗?于得水问。胡为民从炕上起来,也凑到书架前,把《桐柏英雄》抽了出来,一看是部小说,这本小说借我看看。

嗯,方文友答应道,资本论刚看,第一章讲的是商品,不敢说全看明白,能大致了解一下,商品有两个属性,价值和使用价值,还能够理解。

于得水临走的时候,拿走了小说《沸腾的群山》方文友把他俩送到门口,刚回屋,刘向阳和赵光华就脚跟脚地进来了,方文友一看就知道他俩是来求写诗的。

文友求你件事…刘向阳还没沾炕,就迫不及待地说。

是让我写诗吧!方文友看着他俩说。

赵光华嘻笑着,你猜的真准!

不用整多,弄几句就行,刘向阳要求不高,他的态度是不挨老师说就行。

对对对,写四句就得了,你整这玩意儿也不是啥难事,赵光华跟着忽悠,俩人配合的蛮默契呢!

我刚给胡为民和于得水写完,有点累,歇一会儿,方文友昨晚看小说《红雨》睡的晚,一阵困意袭来。

你给他俩都写了,还差咱俩了,写完再睡吧!刘向阳央求着。

方文友是爱面子的,听刘向阳这么说,就不好意思了,行,你俩坐那儿,别吱声了,让我想想怎么写,写什么?

刘向阳和赵光华像木桩似地坐在一边,没敢再言语。方文友拿出钢笔,铺开信纸,手拄着下巴想着思路。片刻,他在纸上划拉起来。

阶级斗争年年讲/上/铲除封资修余孽/树立反潮流思想。

方文友写完了一首,没给他俩,而是接着又弄了四句:

十件新事树新风/新生事物万人诵/千歌万曲献给党/学习靳庄干。

长篇小说《红雨》是杨啸同志创作的。描写的是山区某大队少年红雨,看到旧社会的药铺掌柜孙天福仍卖假药、刁难贫下中农,便立志做个赤脚医生。而孙天福为了把住全村医疗大权,也提出要当赤脚医生,并得到了大队长的同意。于是在谁当赤脚医生的问题上,进行了一番斗争。结果,红雨在党支书和群众的支持下,进了赤脚医生训练班。

孙为夺取医疗阵地,抓住红雨一次滞针之事,大造谣言。红雨和他反复斗争,同时在实践中,不断提高医疗技术,得到越来越多的群众的信任。孙天福,不甘心失败,一次,在红雨给石匠爷喝的药里下了巴豆霜。红雨及时抢救石匠爷脱险,并经过调查,弄清了事情真相。孙天福见事已败露,就在红雨回村的路上动刀行凶,经过一场搏斗,孙天福落水被擒。通过这场阶级斗争,大队长受到了教育,红雨在风浪中成长。

以红雨这一名字为小说命名,这样就为刻画红雨这一人物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在刻画红雨这一人物形象中,安排了许多感人的场面,一是石匠爷病了,从病轻到病重,又到红雨给石匠爷开药方,孙天福捣鬼,最后红雨给石匠爷治好了病。主要表现了石匠爷对红雨的信任,也揭露了孙天福的丑陋面目,通过对手法,使人物形象更加突出,符合三突出创作原则,全书前后呼应,情节紧凑。二是通过给小莲妈治病,来教育孙福贵,开始孙福贵不信任红雨,后来有点信任,最后完全信任了。从他的转变反衬了红雨这个乡村医生的成长历程。

红雨是全书的主人公,对红雨这一人物的塑造,表现了党对青年的培养和关怀,同时也表现了中国青年奋发向上的品质。对反面人物孙天福的刻画,也是非常成功的。这一正一反两个人物是相互衬托,相辅相成的。

次日下午,六班召开了赛诗会,会议由刚刚官复原职的成东方主持。同学们,学习小靳庄赛诗会现在开始,哪位同学准备好了,请到前边来朗诵。成东方的开场白干净利落,简练到了没有一句废话。

赵老师坐在下面,微笑着等待欣赏大家的朗诵。

杜子明想打头炮,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朗诵水平在班级里是无人替代的。他拿着一张纸,抑扬顿挫地念了起来:

大步走上赛诗台/豪情荡胸怀/大东南北传捷报/长城内外歌似海/结硕果/靳庄新事滚滚来/学好知识强本领/建设祖国靠德才。

同学们报以热烈的掌声,既为他的勇气也为他的才华鼓掌。

向云龙语文学的很好,课文念的也非常有感情,为这次赛诗会,他也创作了一首诗:

春风杨柳万千条/掀高潮/亿万群众齐奋起/九洲生气更妖娆/烈火胸中烧/铲除孔孟之旧道/挖出黑祖坟/换新貌。

杜子明与向云龙的诗与朗诵难分伯仲,旗鼓相当,赢得了开门彩,也把赛诗会提高到了较高的水平。

成东方肯定了两位同学的朗诵,又对同学们进行了一番的鼓励。

他俩起点太高,写的差的同学打了退堂鼓,一时间有点冷场,赵老师在底下说,写啥样没关系,这是互相学习的机会,大家不要有什么顾虑,写好的就上去念。

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郑兴业把稿子放在一边,他要以背诵的形式展示自己,让老师和同学记住他,为自己下步入团造造声势:

全国学习小靳庄/斗志昂/一首诗歌一匕首/一篇文章一杆枪/揭露三字经面目/认清孔家店砒霜/历史车轮向前进/…挡车不自量。

郑兴业这首诗写的不错,背诵的也很流利,遗憾的是最后一句螳臂二字忘词了,引来同学的一阵轰笑,气的他满脸通红,本想出彩,反而出丑,弄巧成拙,后悔莫及。

还有几个好得瑟的同学也想背诵,看郑兴业忘词了,都打消了这个念头。

接着杨晓娟出场了,她那悠扬悦耳的声音,在教室里传响:

天津宝坻小靳庄/诗歌新故乡/同志树旗帜/全国学习好榜样/十件新事新风尚/千首诗歌歌唱党/田间炕头搞创作/你方吟罢我登场。

-在当时,这首诗的政治嗅觉是敏感的,概括的也相当全面,应该是赛诗会上的一首好诗。赵老师频频点头,对这首诗给予了肯定。

刘凤珍早就准备了一首诗,但她一直在等待杨晓娟,她想在杨晓娟之后念,这样同学们才会有更鲜明的对比,她对自己的这首诗非常自信,因为她是按照十六字令的形式写的。

诗/新形式/小靳庄/以诗言胸志。

诗/讴歌新生事物好/小靳庄/情深意真挚。

诗/阶级斗争新武器/小靳庄/破旧立新知。

刘凤珍这首十六字令,从文采上说不如杨晓娟,但形式新颖,别出心裁,还是令同学津津乐道。

期间,胡为民、于得水朗诵了方文友帮着写的诗,刘媛媛也把二祥写的诗念了。班里还有武鹏飞、谷红霞、关来福没上台,赵老师用眼神催了他们三个。

关来福被免去班长职务后,心里一直在闹情绪,只写了二十个字:

学习小靳庄/诗歌作武装/批林又批孔/热爱党。

这不是他的真实水平,他是以此发泄自己的不满,这点小心思别说赵老师,好多同学都看得一清二楚。

无独有偶,武鹏飞的诗也短小的不能再短小了:

登上赛诗台/火力集起来/砸烂孔家店/反击。

谷红霞本不想上台,被迫无奈,只好照本宣科的念起来:

路线斗争是个纲/集团反对党/竟敢暗杀/狗胆包天不自量。

杨晓娟回头看了看吕秀丽,示意她上台,吕秀丽大大方方走到前边,那洪亮的声音立刻在教室里响起:

我是小闯将/走上台来把歌唱/一歌领袖/二歌伟大党/三歌好/四歌当家作主棒/五歌生产节节高/六歌生活幸福长/七歌军队爱人民/八歌学习小靳庄/九歌中国威望高/歌歌献给红太阳。

这首诗也让人耳目一新,它不是在形式上推陈出新,而是在内容别具一格,用九个排比句抒发感情,最后一句做了归纳,言简这种搜索引擎算法很容易遭到行为欺骗意赅,用红太阳比喻,把所有的歌都献给红太阳,一句总揽全篇,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赵老师对这首诗也很欣赏,但由于出自吕秀丽之手,他没有表露态度。两年来他一直在打压吕秀丽,刚上中学吕秀丽就当了小组长,但两年多过去了,吕秀丽不是在原地踏步,而是在往后退,甚至处在班级的边缘地带,只因一个人左右了赵老师的好恶,这个人似乎与吕秀丽不共戴天,水火不容。那么,她是谁呢?

小说纯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

婴儿胀气怎么解决
银川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脐贴可以解决宝宝肠绞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