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鹤舞月明第一一四六章贺双节能

时间:2020-10-31 来源网站:银川汽车网

鹤舞月明 第一一四六章 贺双

第一一四六章贺双

“奴婢贺双拜见老爷、太太,老爷、太太的救命之恩,奴婢贺双今生做牛做马,……。”

等酒宴散去,凤如山和慕容雪菲刚一进屋坐定,南小竹掀开门帘,贺双进门跪下,恭恭敬敬的叩头拜见。

“哦,起来吧,你也辛苦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主要是小竹的情分,和你自己的福缘,我们不过是顺手为之,算不得什么。”

“嗯,小小年纪,贺双还算是一个有规矩的。看来两个月的牢狱之灾,让她长进了不少。”

赵卫方喝的兴起,也许不仅仅是喝的兴起,而是对郑晓溪很满意,再加上万天行凑趣,凤如山的大宋国土酿,也着实,很罕见,等他们一行离去之时,天都快亮了,贺双卜脱大难,身体、精神状态肯定都极差,能坚持等到现在来拜谢自己,心性不差,至少知道分寸,能明白轻重缓急,有几分自知之明,凤如山对她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

贺双出狱之后,郑晓溪第一时间给她办了奴籍,成了凤如山的家奴,虽有巴结、讨好凤如山之嫌,对贺双眼下的处境,却也不失为稳健之策。

郑晓溪势必不能对贺双不管不问,但如果把贺双收入郑家,未免要召来物议,郑晓溪断不肯为此。

物议,郑晓溪是很在乎的,郑家的名声,就是从这样的一件件小事上,一天天慢慢积累起来的。

古冰,郑晓溪不想沾染,而凤如山的春雨小筑,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和郑家不一样。

“老爷、太太天高地厚之恩,……。”

慕容雪菲还没话,贺双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就算凤如山和慕容雪菲真的是顺手为之,并无刻意救自己的心思,但总归是救了自己的命,和南小竹的情分,不是一码事,贺双知道,自己最应该感谢的,是谁。

她在厨房里帮着南小竹的母亲炒菜,对自己出狱的曲折之处,尚未尽悉,但天上人间俱乐部每张年费一个金星币的白金卡,以及大商国的王子,和擎天城的传説,安乐公赵卫方,她还是清清楚楚。

没办法,老太太,最喜欢,也只知道类似的小八卦。

“好了,感激的话就不要説了,我们确实无意救你,全是看在南小竹的面子上。贺双,你自己的事,自己清楚,你先在这里住下,等风头过了,我们会给你自由之身,你想去哪儿,就可以去哪儿。”

慕容雪菲却懒得听贺双感恩的陈词滥调,贺双感激不感激的,她也根本无所谓,她救贺双,不过是一时心动,更多的是因为南大福对南小竹的舔犊之情,与贺双这个人,没有一diǎn关系,慕容雪菲不愿窃据其功。

贺双十七八岁年纪,虽然容颜大见憔悴,但仔细看去,却仍能现她生得姿色清丽,体态婀娜,特别是两只眼睛,真是眼如秋水,明眸善睐,清纯处又多了一丝妩媚之意,别有一番动人之处。

这也难怪,她出身农家,才、艺是谈不上,若再长得一般,青楼,并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要的。

落雁楼的档次,并不低。

也多亏她头极短,关键是,个子不高,也就是中等偏上,和慕容雪菲差不多,又穿了南小竹一件宽大的半旧长裙,看不出身材如何,否则的话,慕容雪菲很可能马上赶她走路,嗯,是还她自由之身。

凤如山喜欢长飘飘的小姑娘,而慕容雪菲讨厌身高腿长,身材火爆的女孩子,特别是比她还要高的小姑娘,青楼的小姑娘,尤甚。

慕容雪菲当然不清楚,擎天城的监牢,对女囚的型,有统一的要求,在监牢里,长,是飘不起来的。

因为看守,包括女看守,都是短。

“太太,奴婢知道奴婢是下贱之人,又是不详之身,恳请太太不要赶走奴婢,给奴婢一条活路,奴婢愿意一生一世服伺太太,奴婢年纪还小,……。”

“太太果然不好説话,唉,我一名青楼女子,又吸过古冰,进过大牢,也怨不得太太不喜欢。”

不知哪句话触动了情肠,説到后来,贺双声音哽咽,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

在监牢里呆了近两个月,贺双认识很多囚犯,听了很多故事,受了很多苦,也想了很多,她很羡慕南小竹平凡,却很平静的生活。

平时凤如山对南小竹,谈不上多好,但他秉承一贯的习惯,对下人的修炼,其实所谓的下人,也就指南小竹一个人,绝不吝啬,而南小竹修炼所需,説实话,他也看不到眼里。

关键是,他和慕容雪菲,都是修士,又有储物戒指和仙府,相比于罡星神州上的人物,生活上罗里吧嗦的琐碎事,比如洗澡、穿衣服、出门收拾行李什么的,大为减少,南小竹照顾两人的起居,很是清闲,有大把的时间去修炼,再加上凤如山偶尔也会对她指diǎn一二,因此,南小竹虽然修炼资质一般,突破红甲武士,大有希望。

一阶武士而已,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和追求上进之心,本来就算不得多难。

而南小竹,根本没听説过修士这两个字,自然也就不知道凤如山和慕容雪菲是修士,在她看来,凤如山夫妇,就是绝世难寻的仁厚主人。

贺双小时候也没条件正儿八经的修炼,但她相信,自己的资质,不比南小竹为差,南小竹能做到的,自己一定也行。

最近的一年,她从一个平凡的小山村一名普普通通的农家之女,到落雁楼,就是她所在的青楼,一名歌妓,再到监牢中等死的毒品贩子,再到别人的家奴,贺双对什么才是生命中最靠得住的,有了自己的体会。

皇宫、妓院、监牢,本来就是世上最黑暗、最肮脏之地,,也是让人最快成熟的地方,当然,前提是,你能在里面活下来,贺双半年间从妓院到监牢,虽然时间都不长,但也足够她慢慢回味了。

而且,凤如山,不好色,据南小竹称不好色,春雨小筑,对贺双,很有吸引力。

当然,春雨小筑再好,也要先慕容雪菲要她,可惜,慕容雪菲的脾气,据南小竹言道,不好。

大周帝国的户籍,非常复杂,仅仅是奴仆,就有家奴、春晖股份披露其实际控制人开平市资产办正与公司第一大股东鸿汇投资商讨国有股权转让事宜户奴、部曲之分,贺双的奴籍,一般称为家奴,是社会地位最低下的,简单地説,就是家奴几乎没有任何自由,和主人的私有财产差不多,社会地位甚底。

但正因为如此,家奴往往深得主人的信任,实际据香港媒体报道状况并不差,贺双已经听南小竹讲了春雨小筑大致的情况,对成为凤如山,凤如山子爵的家奴,并无不满之心。

而像南小竹一家,算是凤如山的部曲,有diǎn像长工,或者佃户,虽然社会地位也不高,却有一定程度的人身自由,理论上比家奴强上半筹,当然,部曲和主人也没有那么亲密,孰优孰劣,很难有一定之论。

凤如山不是吴越国的贵族,从理论上説,是不能拥有吴越国奴户的,但是,理论永远是理论,这种事,只要你情我愿,又没有人较真,官府是不会主动找上门的,而有郑晓溪在,一切的手续,自然更不是问题。

所谓的地头蛇,便利之处,肯定不只是战斗中对环境更熟悉这么简单。

“哦,你母亲的事你也知道了,节哀吧,人死如灯灭,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等你身子养好了,让小竹陪你回去看看。你下去吧,先养好身体再説其他的。小竹,告诉你爹,让他多买diǎn气血旺盛之物,给贺双补补身子,不要着急安排她什么活计,嗯,这瓶回春丹,对你的伤势有些好处,就算太太给你的见面礼了。”

“不知道回春丹对罡星神州上的人族有没有效果,嘿嘿,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凤如山左手不经意的一抹,拿出一个玉瓶递给贺双。

要不要留下贺双,凤如山还没打定主意,当然,这事不急,他説了也不算,不过,无论如何,救人救到底,总要等她身体恢复过来,才能最后决定。

所谓不详之身,是説贺双的母亲听説贺双出事之后,急痛攻心,没几天就过世了。

生死大事,其理难明,凤如山自然不忌讳死人之事,他也不清楚在罡星神州,谈论死亡,需不需要避讳,但贺双一个家奴,第一次拜见主人,就谈生论死,凤如山觉得,这可以原谅,但,不值得鼓励。

他不讲究,却并不意味着贺双可以放肆,更不等同于贺双认为,自己可以放肆。

凤如山倒并不担心她吸过古冰。

古冰成瘾快,却不是不能戒掉的。

在监牢里面的日子,贺双肯定没有可能再吸到古冰,至少她目前是戒掉了古冰,至于以后她再犯,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别人了。

凤如山其实不清楚,在罡星神州,有没有家主第一次见面,要给奴仆见面礼的説法。

至于回春丹,是华夏大6上最常见的疗伤丹药,类似的基础丹药,仙府里带了不少,他前几天拿出来和擎天城的疗伤丹药对比一下,现在顺手做为给贺双的见面礼,倒也不费事,不仅应景,正是贺双需要的,而且,绝对不算小气。

临汾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昭通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先声药业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