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御毒问天第162章御尸汤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银川汽车网

御毒问天 第162章 御尸汤

腊国精兵弓箭手,发现自己被一棵弯腰而下的树木凌空吊起,心中的惊骇已经到达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再见到胸前那缓慢蠕动扎入心口的漆黑箭矢,更是呆若木鸡,将平日里那些本能的求生本事都忘得是一干二净。

这位弓箭手,虽出身寻家,但却地位卑微,好在参军之后,一路功勋积攒,这才被腊国的国师所看重,加入此次精兵部队。

他白天会射白色箭矢,夜晚则会使用黑木箭矢,此时胸口的箭矢,他判断,正是他先前射出之后被那面具人隔空所阻挡下来的那一支,可现在,竟然化作活物,如同凶猛的长虫,竟然一个劲穿透他的胸口皮肤直直扎入心脏。

这一种痛苦,常人难以理解,就好比是被自己所疼爱的孩子亲手杀死一般。

当弓箭手逐渐丧失意识的那一刻,他才发现,面前这个伪装成尸体轻易靠近树林的敌人,竟然根本没有多看他一眼,已然将他当做了一个必死之人,不甘心,但还是要死……

云书从来都没有放松过警惕,尤其是此时此刻,他进入树林之后,更是将精神力紧绷到了极点,倘若鸣蛇没有说错,那么敌人只有20名凡品巅峰的士兵,先前杀死五人,此时再斩一人,敌军,还有十四人。

身后吊着弓箭手尸体的大树缓缓的从柔软姿态恢复如初,重新高大挺拔,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但顺着它树干缓缓瘫软在地面的尸体,却是证明了先前的疯狂。

幻灵真散,也正是在丽泷山杀死烹尸帮西长老的幻毒,此时出其不意,竟有奇效,不过接下来,云书还需要面对的是更多的敌人。

云书的异常早早被人发觉,但他们却并未轻举妄动,而是悄悄扩散开来,逐渐形成一个包围圈,云书逐渐的感觉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浓郁气息逐渐压迫而来,他已成为敌人的眼中的猎物。

“小子,你被包围了,还不赶紧想办法?”鸣蛇的声音传入耳中。

后者则是轻轻一笑,他难得自大的说道:“前辈,可别这么看不起在下,在你沉睡的那些日子里,小子可是弄了不少自保的手段,今日便让前辈开开眼。”

“哦?”鸣蛇诧异的同时,也是玩心大起,带着笑意的说道:“小子,倘若你能杀光这些人,老子给你作诗一首。”

云书一拍额头,哭笑不得。

包围圈在缩小,这时云书也终于有了动作,只见左手袖口突然滑落一把白色纸扇,在这漆黑的树林当中格外的明显,他轻轻拍打扇子,像是一名悠闲的书生,他眺望四周,如同在欣赏林中的美丽夜色。

拍打纸扇的过程当中,有两个小瓶突然从纸扇的扇面缥缈白雾中现身而出,掉落在云书手掌。

两个小瓶,被云书夹在指缝当中,一个瓷瓶,一个玉瓶,以一种高人的姿态,淡定望向四周靠拢而来的危机。

他轻声谈笑道:“各位,两国交战,战场上各凭本事,死了,可莫要怨恨在下,毕竟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这些腊国精兵,打仗杀人都不爱聒噪,这次见有人面对诸多凡品巅峰的精兵包围还能够如此淡定,心中不免有些嘀咕,暗道,此人莫非深藏不漏,是一名地庸强者?

很快,有敌军谨慎出口低声说道:“由我和阿鹏先行出手试探,其他人慢上三步而行,可退可进,注意敌人的手段。”

“明白。”立刻有人回应,树林中十几人,大多都莫名慢下几步,随后又一拥而上,可谓是谨慎到了极点。

却听云书莫名的又开口说了一句:“几位好汉,死了以后的感受可能不太好过,不过忍一忍,总有一天会解脱的,一定要坚持住啊。”

鸣蛇听了气急败坏的喊道:“小子,你平日里也没这般废话连篇,怎的今日却说得这么多?烦不烦啊。”

云书苦涩的嘀咕一声:“你懂个屁,看着就是了,此乃计谋。”

“计谋个卵,我怎么看不出任何的计谋?”

云书不多说,而是继续开口郎朗说道:“人死如灯灭,倘若尔等是灯芯的火花,今日灭了,请将身躯借在下一用,在此谢过了。”

终于有两人率先靠近云书,似是听不得云书继续聒噪,开口怒喝一声:“废话少说,受死!!”

两把砍刀,一刀砍后颈,一刀切前腹,已是将云书锁得死死的,其中刀身之上,更是蕴含了浓郁的气机,心力也在这一刻突然爆射开来,将云书笼罩而近。

“小子,还不动手?”鸣蛇诧异不解,眼看云书躲避空间越来越狭小,就要避无可避,忍不住开口叫喊一声。

却见云书继续拍打纸扇,终于,林间多了些许的骚动……

倒在云书身边的两具早应该死透的尸体,竟然突然挣扎弹了起来,不仅如此,更是猛然飞窜而出,如同奴仆护主一般,阻挡在云书前后。

出招的两人心中猛然一惊,手中的砍刀不由的慢了几分,却还是难以收招纷纷砍在这两名昔日战友的身上。

有敌军惊骇喊道:“为何阻我,为何阻我啊?”

所有冲刺的敌军一同止步,眼看着本该死亡的昔日袍泽,为敌人挡刀,都有些不知所措。

“告诉我,为何不让我动手杀了此人?”敌军有一精兵怒喝道。

但却没有任何的回答,眼前被他腊月刀划开胸口鲜血淋漓的腊国士兵丝毫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他的眼睛,暗淡无光,身体内的气息更是沉寂的如同冬日落雪,悄无声息。

“怎么?”敌人全都站住脚步不敢轻举妄动,他们观察,眼神当中尽是不解,而在这时,那两名为云书挡刀的敌军士兵终于再一次动手。

只见这两名士兵丝毫没留有余的出手一把抱住面前昔日战友,双手如扣死死勒住,最后双脚如同扎了根一样站立地面,一动不动。

“你做什么?”当被一名死而复生的战友诡异抱住的时候,心底莫名升腾起许久吴汉东水彩展、邵声朗画展、黄德琳书法展、罗莹画展等美展未曾感受过的恐惧。

而那名带着兽皮面具的可怖形象,却是在这个时候悄然而至,捡起地上一把精致的腊月到,毫不犹豫的横向削去。

惊骇到极点,那名被抱住动弹不得的腊国精兵大喝一声:“给老子放开!!”

眼看砍刀即将到达,这名腊国士兵甚至从腰间抽出匕首,朝着面前死死抱住自己的昔日袍泽狠狠的捅了几刀,口中更是绝望的喊叫:“速速放开,速速放开我!!”

“噗噗噗……”匕首捅的速度极快,几下便将那名面前昔日战友的肚皮捅破,大把的腹中肥肠流露满地,可是此人就是不肯放手,视死如归一般的一声不吭,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云书手中的腊月刀无情砍杀而下,竟然直接将抱在一起的两人同时砍掉了脑袋。

顿时,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有几滴喷洒在了云书的面具之上。

云书动手轻轻的擦了擦面具上的血迹,还是温热的。

“怎么……怎么……”傻眼了,那些未曾靠近过来的敌军士兵都傻眼了,他们杀人无数,他们骁勇善战,因此也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失神,更多的则是怒意上涌,对面前的面具人有了必杀之心。

云书毫不犹豫的再一次滑动身形,快速到另外一名被死而复生的战友死死抱住的敌人面前,右手砍刀如法炮制,毫不犹豫的砍杀而去,口中冷冷说道:“御尸汤,赐教了。”

扶正化瘀胶囊治疗效果好吗
三岁小孩脾虚怎么办
铜川哪里治疗白癜风